links for 2008-09-28

2008-09-26

新眼镜配过来好久了,总是觉得镜片特别容易脏,再把以前那副刮的花得不行的眼镜拿出来戴,让我异常惊讶,我以前怎么可以忍受这种清晰度达7年之久!!! 现在眼里却容不得一点沙子,镜片粘了一点点手印,都想拿布擦干净。一旦过上好日子,就再也不愿意过差日子了。  今天在看塑料,看到聚碳酸脂,原来眼镜镜片也是用这个塑料做的,怪不得老号称自己摔不碎,最后竟然说笔记电脑的塑料也是这种,因为其散热性能好,更可笑的是聚碳酸脂喷了漆之后摸上去像金属,而不是塑料,有没有上当受骗的感觉?

晚上猴B打电话过来,然后我们磨叽到11点,打了N久,我们这个年纪谈的无非就是女人、还有工资钱,其它人混得怎么样啦,诸如此类(谈这些竟然可以谈这么久,好厉害)。 说到女人,又让我惊恐了一次,现在的女孩子太让人害怕了;还有钱之类的话题。总觉得现在我们这伙年青人的精神状态,太空虚了。最近看了一本心理学方面的书,也跟猴B推荐了一下,叫《你的误区》。确确实实发现生活中太多的人(包括我)在期待未来的某一天突然幸福会降临到你身上,遇到白雪公主啦(或者王子),再或者是发一笔横财;或者是有N多的钱N多的时间去玩。有时候我不敢想人活着到底为什么?一想这个问题,就感觉人生虚无的很,干脆死掉算了。中国的教育太TMD失败了,把人搞得不像人。 

说到心理学的书,最近买了一些,我觉得就像某个心理学家说的一样(夸张了一点),大意是说心理学可以拯救越来越虚弱的人类。我觉得有些道理,尤其对一些现象、人类行为的剥析,他的成因是什么,为什么会这么做,会对生活产生什么样的影响,通过书本上的讲解,不自觉地将自己联系起来,对自己又有了一个新认识。最近看这些书我老想着一句以前新华书店上面贴着大大的字:书是人类进步的阶梯。

今天还有一件事情让我印象挺深刻,少珍过来问一个问题,我很随便地回答了一下该物件的作用,我发现有营销意识的人,他不会满足于这样的解释。然后烨后来又给少珍从产品为什么这么做解释起,比较了其它公司的工艺是怎么样的,我们为什么采取这种工艺,它的优势是什么。我听完,我心里想:啊,真了不起。现在想起来还挺有意思,回想起来觉得这是一个多么重要的一个营销意识,同时这又是一个多么好的沟通方法和学习方法。好,真好。 昨天也有一件事,也很有意思。我这科长当的也是水平很厕所的,祥平过来问我包装更改的事情,当时我看完这个方案,觉得是成本有些高,但要防护感觉只有这个办法了。但这个方法成本比较高,后来拿到祖安那里问,祖安看后他就想了一个非常好的办法,把整个方向都调过来了,成本极省!我得把这个“方向都调过来”这个意思说明白了,举个不太生动的例子,假设A与B吵架了,若是谁先道歉他们的关系就能和好,那么就存在两种解决方案:即A先道歉或者B先道歉。也就是说同一个事物出现问题往往都存在至少两种以上的解决方案,我们换一个角度稍微想一下,都会很不一样的结果。我觉得技术员在解决一些问题的时候一定要有这种思维,比如两个配合螺纹,一个公的一个母的,现在不能配了。很多人往往检查了一个公的,啊,发现有问题了;然后就去纠正公的错误;七折腾八折腾,终于又到了包装车间,发现还是不能配!原来没有检查母的是不是也错了。所以这种错误就存在三种问题即仅公错了,或者仅母错了,还有就是两个都错了。一旦养成这种思维是能极大地提高工作效果地! 哈哈

我记得去年我德国回来的时候,想过一个问题,怎么样才能快速地成长起来,能代替老爸的位置。我当时的想法是:把自己的想象成老爸,从他的角度去思考问题。  我觉得这个方法,只能说是部份是正确的。因为人的意识是需要积累的,你没到一定功力,你根本无法想到那个点上。就像“禅”一样,都是需要积累,才能“悟”的。而所有这些积累,需要每天不停地接触一些事,亲身劳动一些事,才能感悟。前两天看一个电视讲座,里面说到一个字:忙。什么是忙,心亡则忙。还是要学会慢生活,多一些思考,才有助于“悟”一些事。

我觉得这样的生活,才有意思了很多。

PS:书是人类进步的阶梯--高尔基

峰哥(不是欧阳峰):楚歌

再次转载峰哥文学大作《楚歌》,此文乃弓虽文。

--

楚歌
发表于:2007年8月31日 16时47分33秒来源:阅读(73)评论(16) 举报本文链接:http://user.qzone.qq.com/314517922/blog/14

楚歌

    我听见楚国的歌声。
    象马蹄奔跑过草原的声音,象一阵大风,呼啸过我的心底。我问你,虞姬,你也听到了吗。
    你没有说话,可你温婉的眼神告诉我,你知道的。
    我跨在马背上,你就在我的背后。
    我能感觉到透过铠甲传来的温度,温暖的,象你的眼睛。
    风落定,歌犹响。
    刘邦的军队开始合围。
    刘邦说,楚王,投降吧。

    不。


    乌江边,所余二十八骑。
    乌江亭长伏在我的面前。
    大王,过江吧,船只已经准备好了,刘邦没船,追不上您的。
    我抚着我的马匹。
    大王,过江吧,胜败乃兵家常事,到得江东,再招募兵马啊。
    我端详着我的剑。
    大王,赶紧上船吧,刘邦****眼就到了。
    我转头望着我的战士们。
    替我照顾好这匹马。我说。
    大王……
    别说了。
    我转过身。

    我把你的身体放在地上,你胸口还留着那把闪亮的匕首。
    你先走,我很快就来了。


    虞姬,你知道的,我不能回去。
    当年我带着三千江东子弟过得乌江,攻城掠地,无可当者。
    现在,却只剩眼前的二十八骑。
    纵然江东父老可怜我,依然尊我为王。
    可是,这样的王,还有什么意思?
    我是项羽,不需要人可怜。

    虞姬,你知道的,我不能回去。
    你的眼神,还是如此的温婉。你如玉的脸庞,依然是我心里最柔软的地方。
    当你拔刀自刎的时候,我就知道,我回不去了。
    你说,你是项羽的女人,不能落到别人的手里。
    好,不愧是我的女人。
    你都不怕,我可有什么好怕的?

    你知道的。

虞姬
    我不明白你的世界,可我明白你的心。
    我不在乎漫山的刀兵,我只看到你那宽阔的背影。
    我爱上一把剑,你爱上一双眼睛。

    你说,我们可能回不去了。
    大王,我不在乎。
    我没有家,我没有名字。这个世界上,你才是我存在的意义。

    那,就让我先走吧。
    我举起了匕首,刺向我的心口。
    我听见我的心在说,我是爱你的。


    我的铠甲早已经被染红,我的剑依旧在饮着淋漓的鲜血。
    我不知道我已经杀了多少人,可我从敌人的眼睛中,能看到鲜活的恐惧。

    我抬头看着黑夜,看到你如黑夜般的眼睛。
    灵动的,象把淬了毒的匕首。
    我举起剑,刺入我的胸膛。

    我感觉到渐渐冰冷的铠甲,我听到敌人一拥而上的声音。
    我模糊的视线里,只剩下你的脸庞,微笑着。
    我闭上眼睛。

    死亡,原来是温暖的。

峰哥(不是欧阳峰):没什么

峰哥在其QQ空间里写了一段纪念青春之语;感觉良好,转载一下。

---
没什么~
发表于:2008年7月5日 21时7分15秒来源:阅读(65)评论(10) 举报本文链接:http://user.qzone.qq.com/314517922/blog/1215263235

没什么~
好久没来写过东西了
我以为我已经有点明白这个世界
却不知道该怎么表达我的心

南京这几天突然很热
结果我跑到办公室对着空调吹
又觉得很冷
以后知道了,再热也不能对着空调吹。

初中三年级的时候
不小心碰到了暗黑二
掉进去了,六七年没爬出来
高中二年级被魔兽三抓住了
至今还在里面住着
前几日惊闻暗黑三要出
难道又要开始预支我的青春了么
一粒蛋从几万年的黑牢里爬出来,却摆脱不了老怨妇的追杀
传说中的英雄消灭了恶魔,却不知道已被恶魔附身体内
生活,就是一个游戏接着另一个游戏

前几天把电脑里2G多的歌整理了一下
发现起码有1G多都能随口唱出来
青春啊,都在里面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我是分割线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真的没什么
本文标签:
我握着笔,书写我的青春。 

==

最后贴上峰哥靓照,欲与峰哥沟通文学(文化)者,留言、致sbpyeip@gmail.com均可。

大婚之日

雪珍姐结婚照片,男女主角的照片比较少,抱歉抱歉,:)。

说说摄影,长焦基本上用不太到,大广角都不太好用,只有在小空间要求合影时才派得上用场,但其光圈及变焦本身的素质原因,就是觉得不好用;还是50mm的焦段最爽。

换一种方式善待他人

有时候我觉得有些事挺难办,例如一件事情明知道他做不完美,以至于我要逼他那么做,我觉得不这么做,或许一个永远不会成熟(或者长大)。人往往不太能控制好情绪,因为每个人都不想被否定,以致于下面的谈话毫无效果,即便你说出非常正确的理由。最后,只能自己把这个事情捡起来做了。

感觉很可笑。换种方式,换种方法,换种心态,会怎么样,好大的耐心,应该这种人不会有耐心,应该是种信仰。: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