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论语》090330

子谓《韶》:‘尽美矣,又尽善也。’谓《武》:‘尽美矣,未尽善也。
孔子评价《韶》乐时说:“形式优美,内容也很好。”评价《武》乐时说:“形式优美,内容却不够好。

–“尽善尽美”是不是从这里来的?

《论语》090329

仪封请见,曰,“君子之至于斯也,吾未尝不得见也。”从者见之。出曰,“二三子何患于丧乎?天下之无道也久矣,天将以夫子为木铎。”

仪邑的封疆官员请求见空子,说道,“凡到这里的君子,我从没有不见的。”跟随孔子的弟子请求孔子接见了他。他见过孔子后,出来说,“你们何必忧虑夫子失去官职呢,天下混乱无道已久,我看上天就要叫夫子出来做醒世的木铎,垂教世人,传播正道。”

《论语》090327

子语鲁大师乐,曰:“乐其可知也:始作,翕如也;从之,纯如也,皦如也,绎如也,以成。”

孔子与鲁国乐官讨论音乐演奏,说:“音乐演奏的原理大概是可以知道的:开始演奏时各种乐器协调合奏,声律轻缓严谨;然后继续展开乐章,韵律纯美和谐悠扬悦耳,明澈流畅,音节分明,连绵不绝,最后完成乐章。”

《论语》090326

子曰:“管仲之器小哉!”或曰:“管仲俭乎?”曰:“管氏有三归,官事不摄,焉得俭?”“然则管仲知礼乎?”曰:“邦君树塞门,管氏亦树塞门;邦君为两君之好有反坫,管氏亦有反坫。管氏而知礼,孰不知礼?”

孔子说:“管仲的器量小呀!”有人问:“管仲节俭吗?”孔子说:“他有三处豪华住宅,家臣也是一人一职而不兼任,人事机构庞大极不俭约,怎么谈得上节俭呢?”又问:“那么管仲知礼仪吗?”孔子回答说:“国君王宫门口设立照壁,管仲府邸门口也设立照壁。国君同别国国君举行会见时在堂上有放置酒杯的坫台,管仲府邸中也设置坫台。如果说管仲知礼仪,还有谁不知礼仪呢?”

《论语》090325

哀公问社于宰我。宰我对曰,“夏后氏以松,殷人以柏,周人以栗。”子闻之,曰,“成事不说,遂事不谏,既往不咎。”

鲁哀公向宰我问,古代神社的木主,用的是什么木料。宰我说,“夏代用松木,殷代用柏木,周代用栗木,并说意思是民众害怕的站站栗栗。”孔子听了,说,“已成的事不再议论,结束的事不再谏阻,已经过去的事不再追究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