孩子被打了要不要打回去?


出来之后还是经常看国内的节目,这两天在youtube上听了一集《锵锵三人行》里面讲到一个故事,说有一个人21年以后把教他的老师给杀了,为什么杀了他呢,这个人别人都挺待见他,学习也还不错,但就是这个老师不喜欢他,不待见他,然后就发生21年后的惨剧。 这个老师都搞不明白自己是怎么死的。 嘉宾就建设对人多一些鼓励和积极性的东西在里面,里面讲到说国外,比如美国,人与人之间有一个基本的善意,见面就是How are you? 离去又祝福对方,虽然中文没有这样的语言系统,这不禁让我想到一件事情。


在国内的时候,常常有听见家长说孩子被别人家的孩子欺负了,不知道还手;然后一个母亲就觉得自己小孩子怎么没一点斗志,我们不能吃亏,应该打回去! 我承认我在听这个节目之前还是这么想的,不能吃亏。 包括有家人送孩子去抬拳道,开课老师就教:我们学习抬拳道后,我们能不能欺负别人? 下面学生齐声回答:不能! 老师又问:那别人能不能欺负我们? 学生又回答:不能。 所以这是矛盾的地方,觉得孩子不能白白被欺负了,但是又没法教孩子打回去,怎么打呢,万一把别人家的孩子眼睛,或者别的什么地方弄坏了,那可怎么办?难道教小孩子只能打屁股吗?


美国很早的时候,做过一个社会的实验,挑了好多孩子,一边的孩子看那种黑帮,暴力的片子,一有不对就开打那种;另外一种就给他们看温情片。看后把两堆小朋友放一起,看了暴力片的处理问题就是打,温情片的遇到问题,就会上前做一些拥抱、亲密的动作,摆摆手说没关系。


种下一片善意,才能结出善良的果子。

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我是分割线===============

本人微信号:

孩子被打了要不要打回去?

奶爸在纽约 微信公众号:

孩子被打了要不要打回去?




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(奶爸在纽约):孩子被打了要不要打回去?

奶爸在纽约:谈小组作业是不是要多做一点

我很清楚的记着一件事情,在初中的时候政治老师出了一道题在期中考试上,是一个大题,问的是:吃亏是福吗?那时候其实不太理解为什么答案是说“吃亏是福”,出题人是根据步骤给分,只要说了吃亏是福,那么就能得2分,如果说不是,那就是零分。 我记不太清楚我当时的用什么论据来阐述吃亏是福了,只记得我的同桌很大胆的说:不是。 然后政治课上老师就是一顿大批,全班除了哄堂大笑之外,就是佩服我同桌的坦诚和我们当时心中无法解决的疑惑。


吃亏怎么可能是福呢。


毕业后工作,大家会为一件事情干多了干少了而特别去计较,做为领导有时候特别照顾这方面的公平性的问题。以致于我有时候必须特别小心的处理这些事情,还得跟觉得吃亏的同事说,要想在这里建立一点竞争力,我们必须多干活,你能干别人干不话,我们就必须为你的能力买单,但是我们又没有办法承诺加奖金多一点,事实上年底的时候又会为多付出的人多给一些,最要命的是奖金又不是透明的,活干多的人又看不到这一点。真是有点懊恼。


这让我们想到雷锋,焦裕录这些人,我们在社会上特别强调他们付出的一面,强调这些人美德的一面,却又对这背后的利益与好处无法言说,很多人看不到,也看不清楚,甚至这种好处不是一时的,甚至是隐形的。 如今这个社会越来越碎片化,各种信息流动越来越快,越来越多,个人的影响力我觉得是被放大了,可能有些人一时看不到,但是网络总会留下一些蛛丝马迹。

美国的课业当中很多课老婆很多时候要求分组来完成,就是几个人同时去做一个项目,组队的时候每个人的能力、私心、利益偏好,付出精力和时间始终不会均等,就会有干多干少的问题,后来老婆发现跟我说,刚开始也是不平衡,后来发现事情干得多了,发言权就大了。 我想说这个世界上如果能在名(品牌)加分,其实就影响力,这个我们看老罗(砸冰箱),他所获得的东西比我们想象的多得多。


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(奶爸在纽约):奶爸在纽约:谈小组作业是不是要多做一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