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80331,读者言论

三月里的最后一天了,明天是愚人节,明天大家可以理所当然地当一回愚人,哈哈。估计明天会有数不清的小朋友被欺骗,真恶啊。

下午回到办公桌上时发现桌子上有一堆的杂志,大都是少年文学,其中有两本是〈〈读者〉〉,好长时间没有看这本杂志了,有一段时间看得太腻味了,今天随手翻到言论这一页,还是让我眼睛闪亮了一次。摘几句如下:

“解释永远是多余的。因为懂你的人不需要它,不懂你的人更不需要它。” (一位凡人的人生智慧);

我认为一个人在一个公司就是追求两点:一个待遇问题;二是个人的自我价值能够得到实现。  如果后面一点做好了,我相信可以避免人才流失。--史玉柱    (个人价值实现固然重要,人若活都活不了,谈什么价值)

“我要和你困觉!”阿Q表达爱情的方式是多恐怖啊! 如果他当时能深情地跪在吴妈面前,背一首徐志摩的诗,那他的求爱早就成功了。--作家王蒙开讲〈〈语言的功能与陷阱〉〉,说语言决定美丑、成败。  (语言确实很重要)

人有三样东西是无法隐藏的---咳嗽、贫穷和爱,你想隐瞒,却欲盖弥彰; 人有三样东西是不该挥霍的--身体、金钱和爱,你想挥霍,却得不偿失;人有三个东西是无法挽留的--生命、时间和爱,你想挽留,却渐行渐远;人有三样东西是不该回忆的--灾难、死亡和爱,你想回忆却苦不堪言。--子说博客

保持健康的唯一方法是吃你所不愿意吃的东西,喝你所不爱喝的饮料,做你不愿做的事情。--马克·吐温

links for 2008-03-30

links for 2008-03-29

080329,中医与西医

就说我的鼻子,看过N回了。 起先到上海那些大医院去看,那些鬼医生(专家)看病速度极快,拿了一个钳子在我鼻孔张开一下,灯照照,“哦,没事,小问题。”  鬼医生看什么都是小问题,等他看等了两小时,看只看了三分钟就出来了。专家就是专家,果然不一样。回来之后鼻炎照样犯,当然这也不一定是医生的问题。

下午跑去看了中医,那个中医也够忙的,向我抱怨说:以后不要星期六找我看病啊,我看了一天那么多病人,人都看昏了,中午吃了点西洋参才感觉有点气回来。  言下之意,就是我有偷空减料,看得不仔细。 我其实挺害怕中医的,手往你脉上一搭,你完蛋了,你身体上什么秘密全知道了。 再瞄你两眼,比X光还X光,比ct还ct。你就等着被剥吧。所以就特害怕中医。无知才觉得神奇。

080328,游泳去。

昨天穿得比较多,鼻子给我犯了一天的难,今天穿的比较少,走动的比较多,一天都很正常,很爽。小运动一下,都可以改善这种病情嘛。

晚上老爸说,去游泳,去游泳。大冬天的,玉环这不毛之地,还有游泳馆开放的吗? 两个人兴冲冲地跑过去,里头只看得见黑,我想那时的眼睛才够黑,够深邃吧。很快就下雨了,两个人又冒着雨向家跑,路上车来车往的,大灯晃得我们找不着北,惊惊颤颤地到了家,大吸一口气:外面的世界真危险啊。

PS:顺便祝峰莲今天新婚快乐,永浴爱河。:)

080327

二十四岁了。

今年才感觉到年龄有点大了,家人开始着急,着急俺会找不到老婆。老爸今天还很惊人地跟我说:以后你得生俩小孩。 O~MG。

我禁不住地要看看自己的身板,再摸摸口袋,……

人怎么就进入这么一个圈了呢,而且这些问题永远不能不谈,不能不做,当然不是仅仅指结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