伊朗大选

伊朗在动荡、流血。国内的媒体报道不多。仅有的这些报道大多看起来是官方(伊朗官方)语气。

新闻媒体在报道本国时,总是官方语气,我们理解一下。报道伊朗新闻时,还是伊朗官方语气,难不成我国和伊朗还有这种新闻合作?

以下是非伊朗官方的报道,是反动的西方媒体的报道,我觉得这些报道更称得上新闻报道:

继续阅读伊朗大选

网络新闻

1.江苏淮安出钱帮低收入者购房 产权双方共享

http://news.sina.com.cn/c/2009-06-21/014015823085s.shtml

明明是拿人民的钱去帮房产商,却强调“低收入者”。

还是文中的报道够真实:“受到了中低收入群众和房地产开发企业的热烈欢迎

2.谴责谷歌大学生被曝是央视实习生 不堪人肉搜索

http://news.sohu.com/20090621/n264652347.shtml

有人说:央视,你就只会造假?

我认为:一定要做这么一个节目,就离造假不远了;一定要有这么一个人来说话,就只有造假了。


3.湖北石首市群体性事件已得到处置

http://news.sohu.com/20090621/n264654360.shtml

按网络的描述,此事件是:抢,被打回;再抢,被打回;增加人再抢,被打回;再增加人……

当地政府的应对能力也太低了,是不是还没有进京参加培训?

报道还是“不明真相的群众”“少数不法分子”,长点出息,别给中央添乱了。

大学的课堂上

前些日子的告密事件还停留在人们的视线中。最近接连在南方周末上看到关于此事件的评论。文革之后,没有了大环境的逼迫,还有大学生能够自动地、以此为荣的去告密,充分的昭示了文革对传统伦理道德的毁灭是何等彻底,也验证了爱国主义教育的伟大成功。

这都是什么年代了,学生即使去告密,相关机构怎么能够立案?相关人员怎么还会被找去谈话?评论员说来说去也只是以不解表达不满。这个“不解”果真就如买椟还珠般让人无法理解?我倒觉得这太容易理解了。

继续阅读大学的课堂上

赵安中先生辞世

赵安中先生因病于2007年11月4日5时13分在宁波逝世,享年90岁。

赵老先生对宁波,浙江,乃至国内教育的发展给予了极大支持。我读过的唯一传记就是《赵安中传》,虽说是学校统一发的,我粗翻之后还是被吸引了,仔细地看完了全书。赵老先生的艰苦创业,无私助学值得我们学习和敬仰。

悼念老先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