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学的课堂上

前些日子的告密事件还停留在人们的视线中。最近接连在南方周末上看到关于此事件的评论。文革之后,没有了大环境的逼迫,还有大学生能够自动地、以此为荣的去告密,充分的昭示了文革对传统伦理道德的毁灭是何等彻底,也验证了爱国主义教育的伟大成功。

这都是什么年代了,学生即使去告密,相关机构怎么能够立案?相关人员怎么还会被找去谈话?评论员说来说去也只是以不解表达不满。这个“不解”果真就如买椟还珠般让人无法理解?我倒觉得这太容易理解了。

继续阅读大学的课堂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