思想進程(貳)

具體是哪些聲音影響了我,已經記不清楚了,不過基本的有兩位:王小波、羅永浩。他們當然不同,但是對當時的我來說是相同的:他們怎么能這么說呢?

羅老師是以“老羅語錄”走紅的,我也是通過這些錄音片段知道羅老師的。起初是當作一種娛樂,類似于單口相聲,后來覺得他的觀點很特殊,他怎么可以指責偉大的毛主席呢?中醫怎么就是騙人呢?大逆不道、胡言亂語嘛。值得慶幸的是,雖然這些說辭和我已有的價值觀格格不入,我沒有簡單的一拒了之。

差不多相同的時間,看了王小波的書。王老師的雜文固然犀利,但是他的小說給我震動更大。“參差多態、智慧、有趣”,其結果是:我接受了多樣性,進一步明白了平等,從內心深處厭惡愚昧無趣的一切。

對于當時的我來講,王、羅兩位的觀點是相輔相成的。有趣使我樂意接觸他們的言論,接觸之后,我開始了更多的閱讀更多的思考。

要承認,震驚之后的轉變是巨大的。以毛主席和中醫為例,我當時的看法如下:按照“三年自然災害”的消息,文革中殘酷迫害的報道,毛主席是十惡不赦之徒,不鞭尸不足謝天下;中醫就是試來試去,全憑個人經驗,即便不是主觀騙人,在客觀上沒有一絲科學的嚴肅性。

現在,對于這兩件事,我的看法有了變化。我看了更多批毛的言論,李銳、李志綏等人記述的史料。毛精于權術,心狠手黑,追求他的世界領袖夢想,絲毫不顧忌人民的死活。若要民族有進步,我們必要對文革有反思,而要真正的反思文革,就一定繞不開對毛澤東種種罪行的揭露——但是,我不再有鞭尸之類的想法,他雖然惡,畢竟已逝去,把他推下神位不是為了羞辱他,而是為了民族能真正反省、進步。對于中醫,雖然不符合現代科學觀,但是科學之外還有廣大的未知空間,我對這些未知空間保持敬畏,包括中醫。

不可否認,中庸之道埋伏在我靈魂的最深處,我會本能的抵制自己認為“極端”的思想。但是對于毛和中醫這樣的急轉緩折,我不認為是簡單的折中,我把它看作經歷了長時間思考沉淀之后的思想進步。在這兩個例子中,我清楚的感覺到自己的思想是如何劇烈的轉變,又如何在巨變之后慢慢修正。

我感受到了思考的力量,也增加了思維的廣度。在之后的日子里,我的思想多次發生改變,不同的是,不再那么容易急轉了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